<xs_正文标题> - 晋城金凤凰娱乐城
2016-12-04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图  河北保定先后建起三座“谢臣烈士纪念碑”,按照当地政府的计划,新碑于2009年2月建成后,位于市区的一座旧碑将被拆除,腾出土地另有他用。  谢臣的妹妹、母亲、三弟谢同、父亲(从左向右)在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前合影留念。  如今7年过去,旧碑依然矗立。  上世纪60年代,时年23岁的解放军战士谢臣在保定洪灾中为救群众牺牲,被国防部授予“爱民模范”的荣誉称号。之后,军地双方在保定市区东风公园内,修建起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及纪念馆。  由于部队移防、未能申请为文物保护单位等多个原因,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渐渐废旧,房屋和纪念碑地块被保定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企业前进印刷厂占用。后因保定市东风路扩建,谢臣烈士纪念馆已被拆除,但谢臣烈士纪念碑一直保留下来。  此后前进印刷厂改制,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于2011年前后经过竞拍取得了这片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并对该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也就是说,东风公园内旧碑的拆除工作将被提上日程。  然而,谢臣的胞弟谢起、谢同并不同意保定市政府拆除旧碑的决定,曾通过各种途径向上反映。面对非文保单位的现实,他们的意见均被驳回。  目前,施工工地处于停工状态,而官方态度依然坚定。  9月23日,保定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许立群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拆除”,而是“保护性地换了一个地方”。  他说:“现在这件事情还是个僵局,政府也想了很多办法,跟谢臣烈士亲属进行了多次协商,当时达成过一致意见,但是后来谢臣亲属出现了不同的理解,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再跟谢臣亲属沟通、做工作。”  谢臣纪念碑历经52年风雨历程,其胞弟谢同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谢臣纪念碑的历史,称对于将被拆除的现状“很无奈”。  23岁优秀战士因救灾牺牲,保定立碑  谢臣是谁?  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李来柱上将回忆录》第九章“爱民模范谢臣”一文,详细记载了谢臣事迹。  文章介绍,1940年7月,谢臣出生在河北易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60年入伍后,谢臣被分到了炮兵连。他创造出的单人单炮操作法在全团推广,还曾代表炮兵连参加师、团比武,均获第一名的成绩。  1963年8月,河北西部、北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8月8日凌晨,谢臣刚抵达保定市易县东高士庄村(今为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突遇山洪暴发。生死关头,老百姓都往山上跑,谢臣却往山下跑,边跑边呼喊群众们上山。一个浪头打过来,他被卷进了激流,在河道的拐弯处又被浪头冲回到岸上。  这时,谢臣发现社员王洛荣的女儿王莲子边呼救边挣扎就快要被洪水冲走,谢臣再次跳进洪水中,奋力游到王莲子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衣服,一手划水,就快接近岸边时,一个巨浪又把他们打入旋涡。  谢臣拉着王莲子不放,奋力游向岸边。由于坡陡水急,很难靠岸,谢臣双手拖住王莲子的后腰,用力把她一下子推到了岸上,自己却被卷入漩涡中。  村民看到一个浪头将谢臣打入水下,再也没有见到他浮出水面。  洪水过后,人们在600米外的于家堰找到了谢臣的遗体,在场者失声痛哭。送葬那天,附近村庄的上千名群众翻山越岭,自发前来与东高士庄的群众和部队官兵一起为时年23岁的谢臣送行。易县还召开万人追悼大会,追思英雄的成长足迹。  之后,《河北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分别报道了谢臣的事迹。他的事迹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连环画,并收进《青年英雄故事》一书。  1964年1月22日、29日,国防部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追授谢臣“爱民模范”荣誉称号,授予谢臣生前所在5班“谢臣班”荣誉称号。2月8日,原北京军区在保定隆重举行“爱民模范”谢臣和“谢臣班”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向谢臣亲属和“谢臣班”代表颁发了证书和奖状。  1963年9月,谢臣被所在部队追记一等功。  当时,贺龙元帅、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大将以及原北京军区、河北省主要领导分别为谢臣题词,勉力全军指战员学习谢臣舍身为民,奋不顾身的高尚品质。  李来柱回忆文章指出,谢臣是建国以来国防部首次追授的解放军“爱民模范”,也是在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时代典型。“谢臣班”同之前国防部命名的“雷锋班”和之后命名的“欧阳海班”、“王杰班”、“金遗华班”一起,成为闻名全军的五大班。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可移动文物。  谢臣牺牲后,在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谢臣牺牲地)建立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并在保定市东风公园内修建了纪念碑和纪念馆。  9月20日,保定市满城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告诉澎湃新闻,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在199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不可移动的文物。  不过,位于保定市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的命运,较之曲折许多。  官方称纪念碑不属于文物,拆迁早有文件依据  2009年2月,保定市民政局在保定烈士陵园内新建了一座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谢臣的三弟谢同回忆,落成仪式上,保定市民政部门告诉他和谢臣的二弟谢起,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将被拆除。  保定市民政局称其依据的文件包括河北省民政厅2010年6月《关于进一步做好零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以及民政部、财政部2011年3月《关于加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建设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  保定基泰养老公寓项目被列为保定市2011年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  后一份文件提出:“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对所有烈士纪念建筑物进行集中管理工作。”不过,前一份文件也指出,对零散的烈士(墓)纪念建筑物的迁建和管理工作要充分尊重烈士遗属的意愿。  上述两份文件分别在2010年6月和2011年3月公开发布,均晚于保定方面在市烈士陵园内新建谢臣烈士纪念碑的时间——2009年2月。  对此,保定市民政局副局长贾亮君告诉澎湃新闻,“关于零散烈士墓的文件早就有,比2009年早。”  位于保定烈士陵园内的谢臣烈士墓。  保定市民政局2014年1月递给谢同等人的“信访意见回复书”则提到,迁移原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因为新旧并存的原因。而是根据民政部、河北省民政厅《关于进一步推进分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适当集中,分类实施,力争在2014年9月底前完成所有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集中管理工作。”  保定市民政局方面认为,位于东风公园北侧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属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由于位置所限,此碑毗邻东风路,既不便于广大群众进行祭奠活动,又不便于集中管理。经市政府同意,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园区、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西侧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并在《保定日报》上向社会各界进行了公告。  保定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谢同回忆,在谢臣烈士纪念碑亭的落成仪式上,被口头告知上述消息的谢家兄弟并未同意民政局拆除原有纪念碑的决定。  他不理解的是,同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纪念谢臣烈士英雄事迹而建的纪念碑,为何遭受不同的命运?  保定市文物局副局长李秋占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属于文物保护范围。该纪念碑的主管部门或使用单位没有将此处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满城区的申报了,咱市里面的没报。如果要申报的话还要经过文物专家组的评审,最终才能定性。”  2013年11月,保定市民政局曾告知谢同等人,他们专门向保定市文物局函询谢臣烈士纪念碑是否为文物,保定市文物局确认谢臣烈士纪念碑不属于文物。  也正因如此,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长期陷于无主管单位、无专人维护的境遇,其清扫工作通常由谢同等人及附近热心群众完成。  按照计划,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将建起一座老年公寓。  保定市民政局2013年11月22日向谢同等人下达的《关于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拆迁的告知书》写道,由于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地块经保定市政府统一规划、审批,在此建一所公益性的老年公寓“保定市基泰老年公寓”,老年公寓近期准备破土动工,定于2013年11月25日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进行拆迁至保定烈士陵园内进行妥善保管,请烈士家属按时到原谢臣烈士纪念碑现场。  到11月25日这天,谢同虽然接到了保定市民政局的拆迁告知书,但并没有按时出现,“东风公园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也就没能拆了”。  位于保定市区东风公园东北角处的谢臣纪念碑已被养老公寓项目围挡起来,纪念碑周围建筑已拆除。  然而,随着保定基泰养老公寓圈地、围挡等一系列举动,谢家兄弟再也坐不住了。  之后几年,谢同及家人相继到保定市民政局、文物局、市政府,河北省民政厅等地寻求“帮助”,但得到的回复并如他所愿,当地政府部门依然不同意保留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  “建了新的,我们欢迎。”但谢同也提到,新建的纪念碑是复制品,旧的是历史见证,二者无法等同也无法替代。  涉事企业进退两难,项目长期搁置  尴尬一下落在了基泰老年公寓头上。  基泰老年公寓负责人李连才说,“(谢同等人)一开始说出来要钱,后来又不提钱的事了,就是一句话‘不搬’。谢同拉我们的闸,哥俩在我们门这一坐,前前后后在这折腾了将近一个月,东风路上一聚就是一大些人。”  但“要钱”一说遭到了谢同的否认。谢同表示,保定市民政局官员和养老公寓的很多人给谢家人做工作要求搬迁,谢家人不同意。后来官方和养老公寓方面提出来用钱解决此事,谢家也没有同意。  李连才说,基泰老年公寓的用地许可、土地证、规划手续等所有审批都审批完了,但现在就是开不了工。“我们知道这个碑的事很敏感,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步‘跃’过去。”  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经过竞拍,取得了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对保定市前进印刷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属社会公益项目)。这一项目还被市委、市政府列为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2012年3月30日,保定市国土部门依法为基泰老年公寓办理了土地使用证。  河北基泰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已取得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我们调查过,前进印刷厂有土地证,我们心里就踏实了。”李连才回忆,保定市政府最初的要求是,可以兼并但不可以搞房地产开发,必须建设养老机构。  李连才也注意到了谢臣烈士纪念碑的存在。在他看来, “(保定烈士陵园)搬迁仪式上谢臣家属、战友领导都参加了,烈士纪念日活动也是在那举行的。我们认为这事已经办完了、解决了。”  他说,“我们接的时候是印刷厂,跟纪念馆没有关系了。民政局说这个碑他们负责搬迁,搬迁到了陵园,我们认为碑的事解决完,剩下的就是拆迁户,到今年‘五一’才拆完。”  不过,直到今年5月,遗留的拆迁户问题解决后,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依然没有动静。  “等于是政府部门没把这事做完,你说你把拆迁户拆走了,现在这个碑谁拆去?”李连才说。  那么,有没有一种既不影响烈士纪念碑保护,又能让养老公寓顺利施工的方案?目前看来,没有。  至少李连才没有想过在建设方案上对谢同等人“妥协”。在他看来,政府部门应兑现之前的承诺,现在则属于“该管的没管”。  据他介绍,谢臣烈士纪念碑目前的位置就在养老公寓建设方案的中心附近。  李连才说,保定市政府曾告诉他,此碑属于“零散烈士纪念物,要统一起来保护”,所以,企业方面也没有考虑过给纪念碑留下位置。他还指出,这块碑位于城市公路两侧的控制线上,不便保留下来。  贾亮君也对澎湃新闻确认,保定烈士陵园已经建了新的,“东风公园的旧碑就要拆掉”。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图  河北保定先后建起三座“谢臣烈士纪念碑”,按照当地政府的计划,新碑于2009年2月建成后,位于市区的一座旧碑将被拆除,腾出土地另有他用。  谢臣的妹妹、母亲、三弟谢同、父亲(从左向右)在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前合影留念。  如今7年过去,旧碑依然矗立。  上世纪60年代,时年23岁的解放军战士谢臣在保定洪灾中为救群众牺牲,被国防部授予“爱民模范”的荣誉称号。之后,军地双方在保定市区东风公园内,修建起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及纪念馆。  由于部队移防、未能申请为文物保护单位等多个原因,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渐渐废旧,房屋和纪念碑地块被保定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企业前进印刷厂占用。后因保定市东风路扩建,谢臣烈士纪念馆已被拆除,但谢臣烈士纪念碑一直保留下来。  此后前进印刷厂改制,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于2011年前后经过竞拍取得了这片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并对该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也就是说,东风公园内旧碑的拆除工作将被提上日程。  然而,谢臣的胞弟谢起、谢同并不同意保定市政府拆除旧碑的决定,曾通过各种途径向上反映。面对非文保单位的现实,他们的意见均被驳回。  目前,施工工地处于停工状态,而官方态度依然坚定。  9月23日,保定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许立群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拆除”,而是“保护性地换了一个地方”。  他说:“现在这件事情还是个僵局,政府也想了很多办法,跟谢臣烈士亲属进行了多次协商,当时达成过一致意见,但是后来谢臣亲属出现了不同的理解,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再跟谢臣亲属沟通、做工作。”  谢臣纪念碑历经52年风雨历程,其胞弟谢同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谢臣纪念碑的历史,称对于将被拆除的现状“很无奈”。  23岁优秀战士因救灾牺牲,保定立碑  谢臣是谁?  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李来柱上将回忆录》第九章“爱民模范谢臣”一文,详细记载了谢臣事迹。  文章介绍,1940年7月,谢臣出生在河北易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60年入伍后,谢臣被分到了炮兵连。他创造出的单人单炮操作法在全团推广,还曾代表炮兵连参加师、团比武,均获第一名的成绩。  1963年8月,河北西部、北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8月8日凌晨,谢臣刚抵达保定市易县东高士庄村(今为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突遇山洪暴发。生死关头,老百姓都往山上跑,谢臣却往山下跑,边跑边呼喊群众们上山。一个浪头打过来,他被卷进了激流,在河道的拐弯处又被浪头冲回到岸上。  这时,谢臣发现社员王洛荣的女儿王莲子边呼救边挣扎就快要被洪水冲走,谢臣再次跳进洪水中,奋力游到王莲子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衣服,一手划水,就快接近岸边时,一个巨浪又把他们打入旋涡。  谢臣拉着王莲子不放,奋力游向岸边。由于坡陡水急,很难靠岸,谢臣双手拖住王莲子的后腰,用力把她一下子推到了岸上,自己却被卷入漩涡中。  村民看到一个浪头将谢臣打入水下,再也没有见到他浮出水面。  洪水过后,人们在600米外的于家堰找到了谢臣的遗体,在场者失声痛哭。送葬那天,附近村庄的上千名群众翻山越岭,自发前来与东高士庄的群众和部队官兵一起为时年23岁的谢臣送行。易县还召开万人追悼大会,追思英雄的成长足迹。  之后,《河北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分别报道了谢臣的事迹。他的事迹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连环画,并收进《青年英雄故事》一书。  1964年1月22日、29日,国防部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追授谢臣“爱民模范”荣誉称号,授予谢臣生前所在5班“谢臣班”荣誉称号。2月8日,原北京军区在保定隆重举行“爱民模范”谢臣和“谢臣班”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向谢臣亲属和“谢臣班”代表颁发了证书和奖状。  1963年9月,谢臣被所在部队追记一等功。  当时,贺龙元帅、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大将以及原北京军区、河北省主要领导分别为谢臣题词,勉力全军指战员学习谢臣舍身为民,奋不顾身的高尚品质。  李来柱回忆文章指出,谢臣是建国以来国防部首次追授的解放军“爱民模范”,也是在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时代典型。“谢臣班”同之前国防部命名的“雷锋班”和之后命名的“欧阳海班”、“王杰班”、“金遗华班”一起,成为闻名全军的五大班。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可移动文物。  谢臣牺牲后,在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谢臣牺牲地)建立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并在保定市东风公园内修建了纪念碑和纪念馆。  9月20日,保定市满城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告诉澎湃新闻,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在199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不可移动的文物。  不过,位于保定市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的命运,较之曲折许多。  官方称纪念碑不属于文物,拆迁早有文件依据  2009年2月,保定市民政局在保定烈士陵园内新建了一座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谢臣的三弟谢同回忆,落成仪式上,保定市民政部门告诉他和谢臣的二弟谢起,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将被拆除。  保定市民政局称其依据的文件包括河北省民政厅2010年6月《关于进一步做好零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以及民政部、财政部2011年3月《关于加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建设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  保定基泰养老公寓项目被列为保定市2011年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  后一份文件提出:“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对所有烈士纪念建筑物进行集中管理工作。”不过,前一份文件也指出,对零散的烈士(墓)纪念建筑物的迁建和管理工作要充分尊重烈士遗属的意愿。  上述两份文件分别在2010年6月和2011年3月公开发布,均晚于保定方面在市烈士陵园内新建谢臣烈士纪念碑的时间——2009年2月。  对此,保定市民政局副局长贾亮君告诉澎湃新闻,“关于零散烈士墓的文件早就有,比2009年早。”  位于保定烈士陵园内的谢臣烈士墓。  保定市民政局2014年1月递给谢同等人的“信访意见回复书”则提到,迁移原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因为新旧并存的原因。而是根据民政部、河北省民政厅《关于进一步推进分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适当集中,分类实施,力争在2014年9月底前完成所有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集中管理工作。”  保定市民政局方面认为,位于东风公园北侧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属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由于位置所限,此碑毗邻东风路,既不便于广大群众进行祭奠活动,又不便于集中管理。经市政府同意,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园区、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西侧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并在《保定日报》上向社会各界进行了公告。  保定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谢同回忆,在谢臣烈士纪念碑亭的落成仪式上,被口头告知上述消息的谢家兄弟并未同意民政局拆除原有纪念碑的决定。  他不理解的是,同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纪念谢臣烈士英雄事迹而建的纪念碑,为何遭受不同的命运?  保定市文物局副局长李秋占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属于文物保护范围。该纪念碑的主管部门或使用单位没有将此处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满城区的申报了,咱市里面的没报。如果要申报的话还要经过文物专家组的评审,最终才能定性。”  2013年11月,保定市民政局曾告知谢同等人,他们专门向保定市文物局函询谢臣烈士纪念碑是否为文物,保定市文物局确认谢臣烈士纪念碑不属于文物。  也正因如此,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长期陷于无主管单位、无专人维护的境遇,其清扫工作通常由谢同等人及附近热心群众完成。  按照计划,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将建起一座老年公寓。  保定市民政局2013年11月22日向谢同等人下达的《关于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拆迁的告知书》写道,由于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地块经保定市政府统一规划、审批,在此建一所公益性的老年公寓“保定市基泰老年公寓”,老年公寓近期准备破土动工,定于2013年11月25日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进行拆迁至保定烈士陵园内进行妥善保管,请烈士家属按时到原谢臣烈士纪念碑现场。  到11月25日这天,谢同虽然接到了保定市民政局的拆迁告知书,但并没有按时出现,“东风公园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也就没能拆了”。  位于保定市区东风公园东北角处的谢臣纪念碑已被养老公寓项目围挡起来,纪念碑周围建筑已拆除。  然而,随着保定基泰养老公寓圈地、围挡等一系列举动,谢家兄弟再也坐不住了。  之后几年,谢同及家人相继到保定市民政局、文物局、市政府,河北省民政厅等地寻求“帮助”,但得到的回复并如他所愿,当地政府部门依然不同意保留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  “建了新的,我们欢迎。”但谢同也提到,新建的纪念碑是复制品,旧的是历史见证,二者无法等同也无法替代。  涉事企业进退两难,项目长期搁置  尴尬一下落在了基泰老年公寓头上。  基泰老年公寓负责人李连才说,“(谢同等人)一开始说出来要钱,后来又不提钱的事了,就是一句话‘不搬’。谢同拉我们的闸,哥俩在我们门这一坐,前前后后在这折腾了将近一个月,东风路上一聚就是一大些人。”  但“要钱”一说遭到了谢同的否认。谢同表示,保定市民政局官员和养老公寓的很多人给谢家人做工作要求搬迁,谢家人不同意。后来官方和养老公寓方面提出来用钱解决此事,谢家也没有同意。  李连才说,基泰老年公寓的用地许可、土地证、规划手续等所有审批都审批完了,但现在就是开不了工。“我们知道这个碑的事很敏感,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步‘跃’过去。”  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经过竞拍,取得了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对保定市前进印刷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属社会公益项目)。这一项目还被市委、市政府列为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2012年3月30日,保定市国土部门依法为基泰老年公寓办理了土地使用证。  河北基泰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已取得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我们调查过,前进印刷厂有土地证,我们心里就踏实了。”李连才回忆,保定市政府最初的要求是,可以兼并但不可以搞房地产开发,必须建设养老机构。  李连才也注意到了谢臣烈士纪念碑的存在。在他看来, “(保定烈士陵园)搬迁仪式上谢臣家属、战友领导都参加了,烈士纪念日活动也是在那举行的。我们认为这事已经办完了、解决了。”  他说,“我们接的时候是印刷厂,跟纪念馆没有关系了。民政局说这个碑他们负责搬迁,搬迁到了陵园,我们认为碑的事解决完,剩下的就是拆迁户,到今年‘五一’才拆完。”  不过,直到今年5月,遗留的拆迁户问题解决后,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依然没有动静。  “等于是政府部门没把这事做完,你说你把拆迁户拆走了,现在这个碑谁拆去?”李连才说。  那么,有没有一种既不影响烈士纪念碑保护,又能让养老公寓顺利施工的方案?目前看来,没有。  至少李连才没有想过在建设方案上对谢同等人“妥协”。在他看来,政府部门应兑现之前的承诺,现在则属于“该管的没管”。  据他介绍,谢臣烈士纪念碑目前的位置就在养老公寓建设方案的中心附近。  李连才说,保定市政府曾告诉他,此碑属于“零散烈士纪念物,要统一起来保护”,所以,企业方面也没有考虑过给纪念碑留下位置。他还指出,这块碑位于城市公路两侧的控制线上,不便保留下来。  贾亮君也对澎湃新闻确认,保定烈士陵园已经建了新的,“东风公园的旧碑就要拆掉”。

河北一烈士纪念碑为养老公寓腾地 遭家属反对

河北一烈士纪念碑为养老公寓腾地 遭家属反对

河北一烈士纪念碑为养老公寓腾地 遭家属反对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图  河北保定先后建起三座“谢臣烈士纪念碑”,按照当地政府的计划,新碑于2009年2月建成后,位于市区的一座旧碑将被拆除,腾出土地另有他用。  谢臣的妹妹、母亲、三弟谢同、父亲(从左向右)在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前合影留念。  如今7年过去,旧碑依然矗立。  上世纪60年代,时年23岁的解放军战士谢臣在保定洪灾中为救群众牺牲,被国防部授予“爱民模范”的荣誉称号。之后,军地双方在保定市区东风公园内,修建起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及纪念馆。  由于部队移防、未能申请为文物保护单位等多个原因,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渐渐废旧,房屋和纪念碑地块被保定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企业前进印刷厂占用。后因保定市东风路扩建,谢臣烈士纪念馆已被拆除,但谢臣烈士纪念碑一直保留下来。  此后前进印刷厂改制,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于2011年前后经过竞拍取得了这片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并对该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也就是说,东风公园内旧碑的拆除工作将被提上日程。  然而,谢臣的胞弟谢起、谢同并不同意保定市政府拆除旧碑的决定,曾通过各种途径向上反映。面对非文保单位的现实,他们的意见均被驳回。  目前,施工工地处于停工状态,而官方态度依然坚定。  9月23日,保定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许立群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拆除”,而是“保护性地换了一个地方”。  他说:“现在这件事情还是个僵局,政府也想了很多办法,跟谢臣烈士亲属进行了多次协商,当时达成过一致意见,但是后来谢臣亲属出现了不同的理解,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再跟谢臣亲属沟通、做工作。”  谢臣纪念碑历经52年风雨历程,其胞弟谢同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谢臣纪念碑的历史,称对于将被拆除的现状“很无奈”。  23岁优秀战士因救灾牺牲,保定立碑  谢臣是谁?  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李来柱上将回忆录》第九章“爱民模范谢臣”一文,详细记载了谢臣事迹。  文章介绍,1940年7月,谢臣出生在河北易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60年入伍后,谢臣被分到了炮兵连。他创造出的单人单炮操作法在全团推广,还曾代表炮兵连参加师、团比武,均获第一名的成绩。  1963年8月,河北西部、北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8月8日凌晨,谢臣刚抵达保定市易县东高士庄村(今为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突遇山洪暴发。生死关头,老百姓都往山上跑,谢臣却往山下跑,边跑边呼喊群众们上山。一个浪头打过来,他被卷进了激流,在河道的拐弯处又被浪头冲回到岸上。  这时,谢臣发现社员王洛荣的女儿王莲子边呼救边挣扎就快要被洪水冲走,谢臣再次跳进洪水中,奋力游到王莲子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衣服,一手划水,就快接近岸边时,一个巨浪又把他们打入旋涡。  谢臣拉着王莲子不放,奋力游向岸边。由于坡陡水急,很难靠岸,谢臣双手拖住王莲子的后腰,用力把她一下子推到了岸上,自己却被卷入漩涡中。  村民看到一个浪头将谢臣打入水下,再也没有见到他浮出水面。  洪水过后,人们在600米外的于家堰找到了谢臣的遗体,在场者失声痛哭。送葬那天,附近村庄的上千名群众翻山越岭,自发前来与东高士庄的群众和部队官兵一起为时年23岁的谢臣送行。易县还召开万人追悼大会,追思英雄的成长足迹。  之后,《河北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分别报道了谢臣的事迹。他的事迹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连环画,并收进《青年英雄故事》一书。  1964年1月22日、29日,国防部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追授谢臣“爱民模范”荣誉称号,授予谢臣生前所在5班“谢臣班”荣誉称号。2月8日,原北京军区在保定隆重举行“爱民模范”谢臣和“谢臣班”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向谢臣亲属和“谢臣班”代表颁发了证书和奖状。  1963年9月,谢臣被所在部队追记一等功。  当时,贺龙元帅、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大将以及原北京军区、河北省主要领导分别为谢臣题词,勉力全军指战员学习谢臣舍身为民,奋不顾身的高尚品质。  李来柱回忆文章指出,谢臣是建国以来国防部首次追授的解放军“爱民模范”,也是在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时代典型。“谢臣班”同之前国防部命名的“雷锋班”和之后命名的“欧阳海班”、“王杰班”、“金遗华班”一起,成为闻名全军的五大班。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可移动文物。  谢臣牺牲后,在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谢臣牺牲地)建立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并在保定市东风公园内修建了纪念碑和纪念馆。  9月20日,保定市满城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告诉澎湃新闻,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在199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不可移动的文物。  不过,位于保定市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的命运,较之曲折许多。  官方称纪念碑不属于文物,拆迁早有文件依据  2009年2月,保定市民政局在保定烈士陵园内新建了一座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谢臣的三弟谢同回忆,落成仪式上,保定市民政部门告诉他和谢臣的二弟谢起,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将被拆除。  保定市民政局称其依据的文件包括河北省民政厅2010年6月《关于进一步做好零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以及民政部、财政部2011年3月《关于加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建设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  保定基泰养老公寓项目被列为保定市2011年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  后一份文件提出:“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对所有烈士纪念建筑物进行集中管理工作。”不过,前一份文件也指出,对零散的烈士(墓)纪念建筑物的迁建和管理工作要充分尊重烈士遗属的意愿。  上述两份文件分别在2010年6月和2011年3月公开发布,均晚于保定方面在市烈士陵园内新建谢臣烈士纪念碑的时间——2009年2月。  对此,保定市民政局副局长贾亮君告诉澎湃新闻,“关于零散烈士墓的文件早就有,比2009年早。”  位于保定烈士陵园内的谢臣烈士墓。  保定市民政局2014年1月递给谢同等人的“信访意见回复书”则提到,迁移原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因为新旧并存的原因。而是根据民政部、河北省民政厅《关于进一步推进分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适当集中,分类实施,力争在2014年9月底前完成所有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集中管理工作。”  保定市民政局方面认为,位于东风公园北侧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属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由于位置所限,此碑毗邻东风路,既不便于广大群众进行祭奠活动,又不便于集中管理。经市政府同意,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园区、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西侧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并在《保定日报》上向社会各界进行了公告。  保定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谢同回忆,在谢臣烈士纪念碑亭的落成仪式上,被口头告知上述消息的谢家兄弟并未同意民政局拆除原有纪念碑的决定。  他不理解的是,同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纪念谢臣烈士英雄事迹而建的纪念碑,为何遭受不同的命运?  保定市文物局副局长李秋占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属于文物保护范围。该纪念碑的主管部门或使用单位没有将此处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满城区的申报了,咱市里面的没报。如果要申报的话还要经过文物专家组的评审,最终才能定性。”  2013年11月,保定市民政局曾告知谢同等人,他们专门向保定市文物局函询谢臣烈士纪念碑是否为文物,保定市文物局确认谢臣烈士纪念碑不属于文物。  也正因如此,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长期陷于无主管单位、无专人维护的境遇,其清扫工作通常由谢同等人及附近热心群众完成。  按照计划,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将建起一座老年公寓。  保定市民政局2013年11月22日向谢同等人下达的《关于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拆迁的告知书》写道,由于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地块经保定市政府统一规划、审批,在此建一所公益性的老年公寓“保定市基泰老年公寓”,老年公寓近期准备破土动工,定于2013年11月25日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进行拆迁至保定烈士陵园内进行妥善保管,请烈士家属按时到原谢臣烈士纪念碑现场。  到11月25日这天,谢同虽然接到了保定市民政局的拆迁告知书,但并没有按时出现,“东风公园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也就没能拆了”。  位于保定市区东风公园东北角处的谢臣纪念碑已被养老公寓项目围挡起来,纪念碑周围建筑已拆除。  然而,随着保定基泰养老公寓圈地、围挡等一系列举动,谢家兄弟再也坐不住了。  之后几年,谢同及家人相继到保定市民政局、文物局、市政府,河北省民政厅等地寻求“帮助”,但得到的回复并如他所愿,当地政府部门依然不同意保留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  “建了新的,我们欢迎。”但谢同也提到,新建的纪念碑是复制品,旧的是历史见证,二者无法等同也无法替代。  涉事企业进退两难,项目长期搁置  尴尬一下落在了基泰老年公寓头上。  基泰老年公寓负责人李连才说,“(谢同等人)一开始说出来要钱,后来又不提钱的事了,就是一句话‘不搬’。谢同拉我们的闸,哥俩在我们门这一坐,前前后后在这折腾了将近一个月,东风路上一聚就是一大些人。”  但“要钱”一说遭到了谢同的否认。谢同表示,保定市民政局官员和养老公寓的很多人给谢家人做工作要求搬迁,谢家人不同意。后来官方和养老公寓方面提出来用钱解决此事,谢家也没有同意。  李连才说,基泰老年公寓的用地许可、土地证、规划手续等所有审批都审批完了,但现在就是开不了工。“我们知道这个碑的事很敏感,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步‘跃’过去。”  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经过竞拍,取得了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对保定市前进印刷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属社会公益项目)。这一项目还被市委、市政府列为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2012年3月30日,保定市国土部门依法为基泰老年公寓办理了土地使用证。  河北基泰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已取得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我们调查过,前进印刷厂有土地证,我们心里就踏实了。”李连才回忆,保定市政府最初的要求是,可以兼并但不可以搞房地产开发,必须建设养老机构。  李连才也注意到了谢臣烈士纪念碑的存在。在他看来, “(保定烈士陵园)搬迁仪式上谢臣家属、战友领导都参加了,烈士纪念日活动也是在那举行的。我们认为这事已经办完了、解决了。”  他说,“我们接的时候是印刷厂,跟纪念馆没有关系了。民政局说这个碑他们负责搬迁,搬迁到了陵园,我们认为碑的事解决完,剩下的就是拆迁户,到今年‘五一’才拆完。”  不过,直到今年5月,遗留的拆迁户问题解决后,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依然没有动静。  “等于是政府部门没把这事做完,你说你把拆迁户拆走了,现在这个碑谁拆去?”李连才说。  那么,有没有一种既不影响烈士纪念碑保护,又能让养老公寓顺利施工的方案?目前看来,没有。  至少李连才没有想过在建设方案上对谢同等人“妥协”。在他看来,政府部门应兑现之前的承诺,现在则属于“该管的没管”。  据他介绍,谢臣烈士纪念碑目前的位置就在养老公寓建设方案的中心附近。  李连才说,保定市政府曾告诉他,此碑属于“零散烈士纪念物,要统一起来保护”,所以,企业方面也没有考虑过给纪念碑留下位置。他还指出,这块碑位于城市公路两侧的控制线上,不便保留下来。  贾亮君也对澎湃新闻确认,保定烈士陵园已经建了新的,“东风公园的旧碑就要拆掉”。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图  河北保定先后建起三座“谢臣烈士纪念碑”,按照当地政府的计划,新碑于2009年2月建成后,位于市区的一座旧碑将被拆除,腾出土地另有他用。  谢臣的妹妹、母亲、三弟谢同、父亲(从左向右)在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前合影留念。  如今7年过去,旧碑依然矗立。  上世纪60年代,时年23岁的解放军战士谢臣在保定洪灾中为救群众牺牲,被国防部授予“爱民模范”的荣誉称号。之后,军地双方在保定市区东风公园内,修建起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及纪念馆。  由于部队移防、未能申请为文物保护单位等多个原因,谢臣烈士纪念碑、纪念馆渐渐废旧,房屋和纪念碑地块被保定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企业前进印刷厂占用。后因保定市东风路扩建,谢臣烈士纪念馆已被拆除,但谢臣烈士纪念碑一直保留下来。  此后前进印刷厂改制,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于2011年前后经过竞拍取得了这片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并对该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也就是说,东风公园内旧碑的拆除工作将被提上日程。  然而,谢臣的胞弟谢起、谢同并不同意保定市政府拆除旧碑的决定,曾通过各种途径向上反映。面对非文保单位的现实,他们的意见均被驳回。  目前,施工工地处于停工状态,而官方态度依然坚定。  9月23日,保定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许立群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拆除”,而是“保护性地换了一个地方”。  他说:“现在这件事情还是个僵局,政府也想了很多办法,跟谢臣烈士亲属进行了多次协商,当时达成过一致意见,但是后来谢臣亲属出现了不同的理解,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再跟谢臣亲属沟通、做工作。”  谢臣纪念碑历经52年风雨历程,其胞弟谢同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谢臣纪念碑的历史,称对于将被拆除的现状“很无奈”。  23岁优秀战士因救灾牺牲,保定立碑  谢臣是谁?  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李来柱上将回忆录》第九章“爱民模范谢臣”一文,详细记载了谢臣事迹。  文章介绍,1940年7月,谢臣出生在河北易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60年入伍后,谢臣被分到了炮兵连。他创造出的单人单炮操作法在全团推广,还曾代表炮兵连参加师、团比武,均获第一名的成绩。  1963年8月,河北西部、北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8月8日凌晨,谢臣刚抵达保定市易县东高士庄村(今为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突遇山洪暴发。生死关头,老百姓都往山上跑,谢臣却往山下跑,边跑边呼喊群众们上山。一个浪头打过来,他被卷进了激流,在河道的拐弯处又被浪头冲回到岸上。  这时,谢臣发现社员王洛荣的女儿王莲子边呼救边挣扎就快要被洪水冲走,谢臣再次跳进洪水中,奋力游到王莲子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衣服,一手划水,就快接近岸边时,一个巨浪又把他们打入旋涡。  谢臣拉着王莲子不放,奋力游向岸边。由于坡陡水急,很难靠岸,谢臣双手拖住王莲子的后腰,用力把她一下子推到了岸上,自己却被卷入漩涡中。  村民看到一个浪头将谢臣打入水下,再也没有见到他浮出水面。  洪水过后,人们在600米外的于家堰找到了谢臣的遗体,在场者失声痛哭。送葬那天,附近村庄的上千名群众翻山越岭,自发前来与东高士庄的群众和部队官兵一起为时年23岁的谢臣送行。易县还召开万人追悼大会,追思英雄的成长足迹。  之后,《河北日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分别报道了谢臣的事迹。他的事迹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连环画,并收进《青年英雄故事》一书。  1964年1月22日、29日,国防部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追授谢臣“爱民模范”荣誉称号,授予谢臣生前所在5班“谢臣班”荣誉称号。2月8日,原北京军区在保定隆重举行“爱民模范”谢臣和“谢臣班”荣誉称号命名大会,向谢臣亲属和“谢臣班”代表颁发了证书和奖状。  1963年9月,谢臣被所在部队追记一等功。  当时,贺龙元帅、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大将以及原北京军区、河北省主要领导分别为谢臣题词,勉力全军指战员学习谢臣舍身为民,奋不顾身的高尚品质。  李来柱回忆文章指出,谢臣是建国以来国防部首次追授的解放军“爱民模范”,也是在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时代典型。“谢臣班”同之前国防部命名的“雷锋班”和之后命名的“欧阳海班”、“王杰班”、“金遗华班”一起,成为闻名全军的五大班。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曾属易县东高士庄村),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可移动文物。  谢臣牺牲后,在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谢臣牺牲地)建立了谢臣烈士纪念碑,并在保定市东风公园内修建了纪念碑和纪念馆。  9月20日,保定市满城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告诉澎湃新闻,满城区坨南乡岭西村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在199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不可移动的文物。  不过,位于保定市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的命运,较之曲折许多。  官方称纪念碑不属于文物,拆迁早有文件依据  2009年2月,保定市民政局在保定烈士陵园内新建了一座谢臣烈士纪念碑亭。谢臣的三弟谢同回忆,落成仪式上,保定市民政部门告诉他和谢臣的二弟谢起,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将被拆除。  保定市民政局称其依据的文件包括河北省民政厅2010年6月《关于进一步做好零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以及民政部、财政部2011年3月《关于加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建设管理保护工作的通知》。  保定基泰养老公寓项目被列为保定市2011年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  后一份文件提出:“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对所有烈士纪念建筑物进行集中管理工作。”不过,前一份文件也指出,对零散的烈士(墓)纪念建筑物的迁建和管理工作要充分尊重烈士遗属的意愿。  上述两份文件分别在2010年6月和2011年3月公开发布,均晚于保定方面在市烈士陵园内新建谢臣烈士纪念碑的时间——2009年2月。  对此,保定市民政局副局长贾亮君告诉澎湃新闻,“关于零散烈士墓的文件早就有,比2009年早。”  位于保定烈士陵园内的谢臣烈士墓。  保定市民政局2014年1月递给谢同等人的“信访意见回复书”则提到,迁移原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是因为新旧并存的原因。而是根据民政部、河北省民政厅《关于进一步推进分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适当集中,分类实施,力争在2014年9月底前完成所有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集中管理工作。”  保定市民政局方面认为,位于东风公园北侧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属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由于位置所限,此碑毗邻东风路,既不便于广大群众进行祭奠活动,又不便于集中管理。经市政府同意,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园区、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西侧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并在《保定日报》上向社会各界进行了公告。  保定市民政局于2009年2月在保定烈士陵园重新修建了谢臣烈士纪念碑亭。  谢同回忆,在谢臣烈士纪念碑亭的落成仪式上,被口头告知上述消息的谢家兄弟并未同意民政局拆除原有纪念碑的决定。  他不理解的是,同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纪念谢臣烈士英雄事迹而建的纪念碑,为何遭受不同的命运?  保定市文物局副局长李秋占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并不属于文物保护范围。该纪念碑的主管部门或使用单位没有将此处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满城区的申报了,咱市里面的没报。如果要申报的话还要经过文物专家组的评审,最终才能定性。”  2013年11月,保定市民政局曾告知谢同等人,他们专门向保定市文物局函询谢臣烈士纪念碑是否为文物,保定市文物局确认谢臣烈士纪念碑不属于文物。  也正因如此,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长期陷于无主管单位、无专人维护的境遇,其清扫工作通常由谢同等人及附近热心群众完成。  按照计划,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将建起一座老年公寓。  保定市民政局2013年11月22日向谢同等人下达的《关于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拆迁的告知书》写道,由于原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地块经保定市政府统一规划、审批,在此建一所公益性的老年公寓“保定市基泰老年公寓”,老年公寓近期准备破土动工,定于2013年11月25日对原谢臣烈士纪念碑进行拆迁至保定烈士陵园内进行妥善保管,请烈士家属按时到原谢臣烈士纪念碑现场。  到11月25日这天,谢同虽然接到了保定市民政局的拆迁告知书,但并没有按时出现,“东风公园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也就没能拆了”。  位于保定市区东风公园东北角处的谢臣纪念碑已被养老公寓项目围挡起来,纪念碑周围建筑已拆除。  然而,随着保定基泰养老公寓圈地、围挡等一系列举动,谢家兄弟再也坐不住了。  之后几年,谢同及家人相继到保定市民政局、文物局、市政府,河北省民政厅等地寻求“帮助”,但得到的回复并如他所愿,当地政府部门依然不同意保留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  “建了新的,我们欢迎。”但谢同也提到,新建的纪念碑是复制品,旧的是历史见证,二者无法等同也无法替代。  涉事企业进退两难,项目长期搁置  尴尬一下落在了基泰老年公寓头上。  基泰老年公寓负责人李连才说,“(谢同等人)一开始说出来要钱,后来又不提钱的事了,就是一句话‘不搬’。谢同拉我们的闸,哥俩在我们门这一坐,前前后后在这折腾了将近一个月,东风路上一聚就是一大些人。”  但“要钱”一说遭到了谢同的否认。谢同表示,保定市民政局官员和养老公寓的很多人给谢家人做工作要求搬迁,谢家人不同意。后来官方和养老公寓方面提出来用钱解决此事,谢家也没有同意。  李连才说,基泰老年公寓的用地许可、土地证、规划手续等所有审批都审批完了,但现在就是开不了工。“我们知道这个碑的事很敏感,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一步‘跃’过去。”  保定市基泰建筑有限公司经过竞拍,取得了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对保定市前进印刷厂进行兼并,承担前进印刷厂全部职工安置费用及债权债务,并将在原址新建基泰老年公寓(属社会公益项目)。这一项目还被市委、市政府列为城建及社会事业重点建设项目。2012年3月30日,保定市国土部门依法为基泰老年公寓办理了土地使用证。  河北基泰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已取得谢臣烈士纪念碑所在区域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我们调查过,前进印刷厂有土地证,我们心里就踏实了。”李连才回忆,保定市政府最初的要求是,可以兼并但不可以搞房地产开发,必须建设养老机构。  李连才也注意到了谢臣烈士纪念碑的存在。在他看来, “(保定烈士陵园)搬迁仪式上谢臣家属、战友领导都参加了,烈士纪念日活动也是在那举行的。我们认为这事已经办完了、解决了。”  他说,“我们接的时候是印刷厂,跟纪念馆没有关系了。民政局说这个碑他们负责搬迁,搬迁到了陵园,我们认为碑的事解决完,剩下的就是拆迁户,到今年‘五一’才拆完。”  不过,直到今年5月,遗留的拆迁户问题解决后,东风公园内的谢臣烈士纪念碑依然没有动静。  “等于是政府部门没把这事做完,你说你把拆迁户拆走了,现在这个碑谁拆去?”李连才说。  那么,有没有一种既不影响烈士纪念碑保护,又能让养老公寓顺利施工的方案?目前看来,没有。  至少李连才没有想过在建设方案上对谢同等人“妥协”。在他看来,政府部门应兑现之前的承诺,现在则属于“该管的没管”。  据他介绍,谢臣烈士纪念碑目前的位置就在养老公寓建设方案的中心附近。  李连才说,保定市政府曾告诉他,此碑属于“零散烈士纪念物,要统一起来保护”,所以,企业方面也没有考虑过给纪念碑留下位置。他还指出,这块碑位于城市公路两侧的控制线上,不便保留下来。  贾亮君也对澎湃新闻确认,保定烈士陵园已经建了新的,“东风公园的旧碑就要拆掉”。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